油漆工的徒弟 油漆工刷墙 全身不沾一点白灰 徒弟不信现场观看后惊得哑口无言

2022-02-27 09:52:10

社会:画家画的墙,全身没有沾一点白灰。学徒不相信看到这一幕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

刷梅专做绘画。如果他给你画一个房间,你不需要在里面放任何东西。如果你一个人坐着,你会像天堂一样美丽。最神奇的是他刷的时候总是穿黑色的。完成工作后,他身上再也没有白点了。不信!他还为自己立了一个规矩:只要身上有白点,就不白要钱。

这是个传说。人们不会相信一切。我不相信线外没见过的,但我不相信我生气的是什么。

这一年的一天,毛笔收了一个名叫曹的徒弟。当学徒之初,他端茶倒水,点燃香烟,屁股后面背着东西。曹当然早就听说过这位大师的绝活,而且他一直将信将疑。这一次他必须亲眼看看。

那天第一次和师傅出去打工,去镇南路刷李家新楼。到了那里,刷李和管事聊了几句,才知道师傅很有派头。按照他的规则,他一天只画一个房间。这栋楼有九个房间,需要粉刷九天。上班前,他打开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包,穿着黑色裤子和一双黑色布鞋。穿这件黑色的衣服,就像地上有一桶白浆,变得更强壮。

一栋房子,一个有四面墙的屋顶,先粉刷屋顶,再粉刷墙壁。屋顶特别难刷。蘸了稀粉浆的刷子上去了,谁掉不下来?一个人必须摔倒在自己的身上。可以把梅子一笔刷完,好像没蘸浆一样。但刷过屋顶,甚至出现了白色,白色明亮,白色清爽。有人说这种蘸酱手法巧妙,有人说这种拌糊的配料有秘方。

曹在哪里可以见到?只见大师的手臂悠悠荡荡,仿佛伴随着鼓声和琴声。随着每一次刷子的摆动,带浆的长刷子都在墙上响个不停,听起来非常悦耳。在噼啪作响的声音中,墙壁无缝连接。刷过去的墙,真的像开了一道白色的屏障。曹最关心的是的毛笔梅花上是否有白点。

你工作的时候还有一个规则。每次刷完一面墙,都要在凳子上坐一会儿,抽一包烟,喝一碗茶,然后再刷下一面墙。此刻,曹趁机为主公倒水烟,用眼睛仔细搜遍全身。画完每一面墙后,他又找了一遍。不敢相信我连芝麻大小的粉都没找到。他真的觉得这件黑色的衣服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。

当刷梅刷完最后一面墙坐下时,当曹点燃他的香烟时,他看到刷梅的裤子上有一个黄豆大小的白斑。白色中的黑色比黑色中的白色更显眼。结束了!师父透露自己不是神仙,老传说中的山形形象崩塌了。但他怕师父尴尬,不敢说也不敢看,忍不住瞟了一眼。

正在这时,刷李突然对他说:“小三,你看我裤子上的白点。你认为大师的能力是假的,他的名声是假的,不是吗?傻小子,仔细看看。”

说着,李手指捏着裤子轻轻往上刷了一下,那个白斑立刻不见了,再放开,白斑又出现了,奇怪!他俯在我的脸上,用上帝的眼光看了一遍。白斑是一个小洞!刚才抽烟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。里面的白色内裤从小洞里出来,看起来和粉浆上的白点一模一样!

刷刷的李看着曹惊呆的样子笑了:“好好学你的本事!”

曹出师的第一天,恐怕别人永远也不会明白他们所学的东西。作者冯骥才

相关阅读
延申阅读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