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东父老 李修文《致江东父老》:为不值一提的人或事建一座纪念碑

2022-02-27 09:02:17

北京,2007年12月18日。《山河袈裟像》《致江东父老》断断续续写了十年,很多文章被反复改写。鲁迅文学奖得主李秀文出版的《致江东长者》最新散文集,希望为不值一提的人或事,立一座丰碑。

在新书《致江东父兄》中,李秀文记录了许多典型的中国面孔:孤独的民间艺人、与孩子分离的中年男人、过时的女演员、流水线上的工人、不得不抛弃孩子的女人、爱上疯子的老兵、靠唱歌赢得勇气的穷人...

图片由《致江东父王》主办方提供

在他的作品中,有盛开的油菜花、芬芳的甘蔗林、咆哮的冰川和白雪皑皑的祁连山。然而,这样的山川不是用来赞美的,这样的风景也不是用来赞美的。它们只是作为见证者而存在:见证这个世界的艰辛和悲伤,见证在逆境中活得要死的个体。

前几天在京举行的新书分享会上,现湖北省作协主席李秀文坦言,我还是写自己踏足过的地方,见证过的人和事。如果说有什么浩瀚的话,这浩瀚不过是狭隘——它可能是对不值得一提的人或事的强烈迷恋。不管它有多广阔,我都要在这狭窄中缩小。如果说我有什么野心的话,我的野心就是下定决心为那些不值一提的人建一座丰碑。

北师大文理学院教授张莉在分享会上表示,《致江东父老》表明,它正在扭转散文的平庸。我在看白杨和戈壁滩,白杨和戈壁滩也在看我。在这种转变之后,作者不仅在写他们,而且在写他自己。这些山川,这些人,让我们回到中国文学,也就是和无数普通人在一起。

著名作家阎连科评论说,当散文家都在路上的时候,李秀文倾向于把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。投机,情感,民间,戏剧和古典主义,对痞子的焦虑和对世界的独特思考。简洁而有节奏的写作和深邃的思考,不仅体现了后天融合的丰富性,也展现了他面对人和世界时惊人而令人信服的才华。

著名导演宁浩说,看修改稿就像和老朋友喝酒聊天。一开始从张四和父母开始聊,聊了又聊,然后聊了一张清明上河图。里面有山有水,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下。聊完了,朋友走了,画放在家里,放在你心里。你会发现它并不长,那些,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