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解开老师的乳罩

2021-06-22 16:55:10

这个时候,苏念恩的手机响了起来

给她打电话的不是谁!

正是江家座机!

苏念恩不想接江家的电话,但她不敢!

因为比起韩西城,江家更是凶残恐怖!

苏念恩很慌!

“苏念恩,你偷偷回国了怎么都不告诉我们一声,怎么,翅膀硬了就不把我们江家给放在眼里,我告诉你,你现在吃的喝的用的,统统都是我们江家给你的,你现在马上给我回来!”

在她慌张又无可躲避地一接听,那头的女声有些高亢又尖锐,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蔑和刻薄

正是她的姨妈——宋婉芝

不等苏念恩作答些什么,宋婉芝就“啪”的一声将电话给挂断了

……

苏念恩是在十三岁那年,被姨妈宋婉芝给收养回来的,那时候的她,家中败落,爸爸被抓坐牢,妈妈悲痛自杀,而她则被送进了孤儿院

想起十二岁那年的噩梦,苏念恩就如同被人狠狠在胸口插上一把锋利的尖刀一般疼痛又惊颤

……

大概差不多四十分钟后

苏念恩挥别了秦素,一手牵着行李箱,站在江家别墅前,望着眼前这栋欧式风格又豪华的复式别墅,她心里是涌起一阵反感又有些怯怕的排斥!

没有人会想要看那一张张冷漠又嫌恶的脸,更没有人会想要把自己置身于那种处处受人恶语相向和刁难的处境

但是,再不想……

她也得要忍,要会装,并且还要蠢得令他们心情愉快

立即马上

在按下门铃的时候,她已经换上讨喜的笑脸

但她这讨喜的笑脸都还没来得及扬起来,黑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一颗颗豆大一般的倾盆大雨

苏念恩真是觉得倒霉到脚底了!

门铃,响了差不多有五分钟,佣人才慢吞吞地过来开门,一看见她,当即甩了一个很冷又嫌恶的眼神,好像看见了一条恶心的癞皮狗一样

佣人哼了一声,给苏念恩开花雕铁门,自己撑着伞转身就走,一点都不管苏念恩身上没有伞

对佣人这种冰冷的态度,苏念恩早已习以为常,并不在意,从大门口到屋里还有一段小小的距离,看着自己差不多全湿透了,没办法,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跑

当她狼狈又冒失地站在玄关处,都还没来得及拂一下身上的雨水,一道尖锐又刻薄的女声骤然冲她迎了上来:“别动别动!看看你这个样子,怎么跟臭水沟里捞上来的死老鼠似的,你给好好站在那里,不许动啊!”

这样尖锐刺耳又难听的声音,苏念恩不需要抬手去看,也能清楚的知道是谁,除了宋婉芝,没有谁了

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,宋婉芝又对旁边愣着没懂的佣人是大声呵斥:“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,还不快点那毛巾过来给她擦擦!”

很快,佣人急急拿来干毛巾,和主人宋婉芝一样高高在上的嘴脸,厌恶地把干毛巾朝苏念恩的身上一扔

苏念恩接住干毛巾,顺手先擦拭了一下自己手里的包包,马上就听到宋婉芝尖锐的斥声:“你擦你那破包做什么,赶紧把你身上给干净了,头发也得给我擦干净了,一滴水都不能给我滴下来啊,我这昨天才新买回来的波斯地毯,可不能有一点被你给弄脏了”

听着宋婉芝极为厌恶的声音,苏念恩静静地将自己头发上,脸上和身上的水珠都给擦拭干净,小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悦或者气愤

不是她懦弱,也不是她惧怕宋婉芝,而是因为父亲苏建安

如果这次回国,江家能够帮助她见上父亲苏建安一面,任何冷嘲热讽和难堪,她都能忍

因为她已经快有一年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亲了,去年的每一次探监日,她去探监,都被父亲拒见

她知道,父亲是为了她好,不想连累她,也不想让她牵挂,才不愿意见她的,但父亲却不知道,他不肯见,却让她心里更为的关心和难受

“行了行了,不用再擦了”宋婉芝见苏念恩擦得也差不多了,又是一脸的看不惯,当然在苏念恩走进屋里的时候,还不忘大声说:“换鞋啊!”

在苏念恩换了鞋后,宋婉芝又吩咐佣人做了一个十分侮辱人的命令,就是叫佣人把苏念恩换下来的鞋子给丢到外面去,免得污染她别墅里面的清新空气

听着佣人“砰”的一声把她的鞋子丢出屋外,苏念恩微微咬了一下嘴唇,屋子本是清凉又清爽的空调仿佛瞬间变成了冰寒的冷风,让她湿润的衣服渗得整个脊梁骨是一阵发凉

她虽然已经习惯了宋婉芝的种种欺凌和侮辱,也有着忍受各种难堪的强大心理,但一次又一次的被欺辱,心里还是忍不住愤怒起来,也觉得一阵的无助

“你还跟木头一样杵在这里做什么,还不赶紧进去厨房帮忙干活!”见苏念恩站着不动,宋婉芝尖锐的声音又拔高了起来,“怎么,去国外喝了几年洋墨水,就把自己当千金小姐了!”

“吵吵闹闹的做什么,没看见家里来客人了吗,也不嫌丢人现眼!”

在宋婉芝的话音还没有落,一道威严的男人声音自楼梯方向呵斥了下来,紧接着就想起江云飞颇为卑躬讨好的声音:“不好意思西城,让您见笑了”

西城?

什么叫做晴天霹雳,什么叫做目瞪口呆,什么叫做呆若木鸡,这一个又一个的成语,苏念恩是在韩西城的身上是得到了答案

明亮的灯光下

韩西城身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的黑色商务西装,打着领带,身姿挺拔而修长,矜贵优雅得像是个贵族绅士一样居高临下地站在楼梯上,通身散发着一股商人特有的沉敛和稳重,以及他独属于自己的成熟气质和品味

从苏念恩这个角度看过去,他本就比例极好的身形更显修长,俨然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,吸引得令人移不开眼

苏念恩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,狠狠地怔住了,盯着即使就那样轻淡而悠闲地站着那里,也浑身透着一股令人震慑的冷酷和权威的男人,脑袋里反应的第一个念头就是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他此时此刻,不应该是在美国纽约的吗?

难道……

不等苏念恩在脑子里想些什么,这个时候,江轻晚回来了,看见韩西城,立即惊喜像一只翩翩彩蝶开心地走上楼梯,“西城,你怎么来了!”

说着,她亲密地挽着韩西城的手,亲密到几乎是把自己半个胸怀给贴在韩西城的臂弯上,似是在有意无意地勾-引着韩西城,也似是在娇嗔韩西城过来她家,也不告诉她一声

>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<<

相关阅读